挽歌

是骤雨,是凶雷,是霹雳

是凌乱嘈杂的走道

是徐徐拂过的阴冷酚味

是瑟瑟颤抖的她的清瘦

是倦怠的护士漠然的冗杂乏味

是向她寻其亲属的苍白生硬

是滴答,滴答,缭绕耳际,不绝的奄奄挣扎

是记忆里触手可及的青丝如雪,偎偎相依的栀子花

是粹不及防的辞世,天旋地转的惊恍

是绯红面颊晕着的潮湿

是欲语塞瑟,凝噎吃吃

是气息喘喘,抽噎潸潸

是无邪的情思

是晦暗的哀愁

是浓雾,是沉霭,是霓虹

本是想写写最近痴迷的托马斯定律,哪知课上看了一个电影的片段,就写了这首诗。那个电影的名字我并不知道,但是片段的情节大致是这样的:

一位年迈的老人,她的同性伴侣因为意外而不治身亡。医院的护士问那位老人是否能联系死者家属让他们来认领尸体,那位老人很想说自己是死者的亲人,虽然没有结婚却一直生活在一起,但是她挣扎了很久也没有说出口。因为她明白同性之爱是敏感的,隐讳的,不合乎法制的。

我以前一直不懂的为什么在国外同性恋者很努力很积极的游街,演讲,维权争辩,我一直觉得爱情是两个人的事,相爱,在一起也和外界无关,更加不需多么繁琐冗长的法文条例。确实是太年轻了,也真的对法律制度的全然不解 (现在也是一知半解)。现在大致上知道一点合法权益的重要性。在我浅浅的理解里,有了法律的认可,才可以爱的自由,爱的明确,爱的正大光明;才能带着有效的身份站在爱人身边,做他的亲人,妻子,丈夫;才可以建立清晰的亲密关系,为之付出,因其而感到幸福和满足;才能够为爱庆祝,为爱祝福,才能够真正的拥有一段情,一个人,一个家。

影片中失去伴侣的老者,无法言明自己的失去和悲痛。而我,从腹腔升起的忧伤,直至胸口却被死死堵住,也是无法言明,所以写了一首诗,希望爱成为真正包容的爱,失去成为真正有结束的失去。


无论诸位看客对同性恋什么想法,我想说的是,请了解真实的同性恋,你眼中的同性恋,而不是大众眼中的同性恋。了解它,再有想法,愿你能感受它。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