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妖狐

​开篇的一首诗,是有关我前两天课上看的纪录片《The Forty Year Secret》。讲述的是1960s的未成年少女偷尝禁果意外怀孕,被强制送往特殊机构生产。她们很多人被冠以恶名,亵渎上帝,成为家庭社会的耻辱。她们的孩子不能与他们相见,不能用她们起的名字,一出生就被强制进入收养系统。姑娘们很多一辈子也未曾见过自己的亲生孩子,也不会有人在意她们的心理状况,她们被告知必须忘了这件事不允许提及,并且再次正常生活。

因为想写九尾狐,又因对这个纪录片颇为感触,所以顺便用九尾狐暗喻一下这群姑娘们吧。

那是九条猩红的火焰

松弛地,柔弱地交相摇曳

窸窣地沙沙作响声

好似在呢喃着,

被它绞死的负心郎

恬不知耻的情话

那躺着的是精疲力竭的女人

苍白的绝世容姿

空洞的血红双瞳

她虚弱地香汗湿透了

狐媚的皮囊

这阴冷的洞穴

空荡的让她害怕

沉寂的让她惶恐

她紧紧攥着那条襁褓

贪婪地吸着潮湿中

被掳走的婴儿腥香

只恨捏不碎萌动的凡心

躲不过的叛经离道的情劫

人妖痴情,凡胎妖子

终是瞒不了族人

免不了斥责

嘶声裂肺之后,留下的

仅是一声初生时的啼哭,

缭绕耳际,余生难绝

她抚摸着自己扁平的小腹

想着自己素未谋面的孩童

足足十月的幸酸孕育

只为着此生的不再相见

这一世

她是

一只狡猾邪魅的天狐

她是

一个魅惑人心的妖怪

她挖过心肝

食过血肉

她目睹生老病死,

跨越沧海桑田

修炼了漫漫千年,

只有这一世

她竟差点就成为了母亲



一不小心看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不小心听说四海八荒最美的女子,还有第二美的女子都是狐族,一不小心最近的小情绪纵横交错,是时候中二一下了。

作为一只中国的神话生物,九尾狐的名号可响彻亚洲,历史渊源流长。这个亦正亦邪的生物最早出现在《山海经 ● 南山经》里面:

“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这也成就了最初对它形象的判断,四脚怪兽,全身上下是火红色的绒毛。有着庞大的九条尾巴,声音如同婴儿一般(所谓的娃娃音吗)会以人为食物。但是若是你有幸吃了这异兽,就可以有辟邪的功效(要是真的遇到九尾狐,还不立马拜堂成亲,这等尤物可遇不可求。)

一只可爱的俗气的小狐狸 👆

要历经足足千年的修炼,方可仙气缭绕,

成为一只九尾天狐 👇

修炼部位:尾巴– 尾巴是狐狸储存灵气的地方。灵气达到一定值便会一分为二。

修炼等级:一尾和二尾便成为了精,三尾便可化为人

“狐”亦分九级:一尾火狐、二尾血狐、三尾妖狐、四尾魔狐,五尾灵狐,六尾幻狐,七尾神狐,八尾地狐,九尾天狐”

(达到九条尾巴以后,最好就少出门吧,九尾一出,时间就又乱世之相。)

修炼条件:吃掉一百个人类肝脏,最好是男人的

修炼过程:食人心肝,则百年生得一尾。九百年后生九尾,必已食人心肝九十   九,再过一百年可化为人形。

修炼后的特点:人形,绝世之容姿,隐蔽于仙界隔层山谷。高山寒冷地带多是珍惜种类,皮毛及其珍贵

修炼后的技能:不死之身,盖世之能,幻影媚术。

九尾狐的祖先还要追溯到夏禹时期的涂山氏一族,那个时候的九尾还没有被冠上狐狸精的恶名,还象征着子孙繁荣。祖先大禹便为着成家成室,娶了涂山狐族女子,女娇。九尾狐也很风光的成为一方的图腾信仰。

“禹三十未娶,恐时之暮,失其制度,乃辞云:‘吾娶也,必有应矣。’乃有九尾白狐,造于禹。禹曰:‘白者吾之服也,其九尾者,王者之证也。涂山之歌曰:绥绥白狐,九尾龙龙。我家嘉夷,来宾为王。成家成室,我造彼昌。天人之际,于兹则行。明矣哉!’禹因娶涂山,谓之女娇。”

汉 赵晔《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

甚至是到了汉朝时的石刻像及砖画中,九尾狐与白兔,蟾蜍、三足乌一起刻于西王母坐旁,来表示祥瑞之兆。到了唐宋时期,也有将九尾狐设庙堂参拜供奉。

最晚在北宋初期,这样的伟大形象就渐渐的被颠覆了。但总归是不好的物种都是外来了,我们熟知的商纣王的妃子妲己最初就是从日本来的。同时也成为了神话故事,一直流传了下去,在元代的《武王伐纣书》乃至明朝小说《封神演义》,妲己的形象是一点点丰富,九尾的形象也是一点点走向了“狐狸精”

(宋朝还有“时人目为九尾狐”,魅惑皇上的陈盆年。)

“钱塘一官妓,性善媚惑,人号曰九尾野狐。“

宋 赵令畴《侯鲭录》卷八

这样的形象愈演愈烈,到了清代直接用九尾狐比喻淫秽不堪的娼妓,更是流行起了,“狐妓一体”的观念。

“清代通俗小说《狐狸缘》中的玉面仙姑便是九尾玉面玄狐精,最后被吕洞宾收服,割掉她八条尾巴。

晚清小说《九尾狐》不是写狐妖而是写妓女-妓女胡宝玉绰号九尾狐。”

光辉的形象,就在吴月娘骂着潘金莲是九条尾巴的狐狸精的时候就崩塌殆尽了。(忽然就想起了那首罗志祥的《狐狸精》,我是永远跟不上调调。

(对于这样的转变,我狭隘的全部将其归咎为:赤裸裸的羡慕嫉妒恨。想想都是四海八荒最美丽的了,俘虏了多少少男的心思, 免不了成为红颜祸水,殃及朝政。那些不喜于负责任又极度好面子的男人们,就近就把所有的错误归咎于九尾天狐了。)

不过,细细寻思,如今以貌取人,颜值当道的时代,成为第一美女何其荣幸,被骂骂又何妨呢。抵不住的诱惑的人们,又怎么会在意美人儿的些许骂名呢。



不过,以色示人,能得几时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